济南安平县瑞辰丝网制品有限公司
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531-
邮箱:service@clzhineng.com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家具业寒冬中抱团取暖 集群发展增强抗风险力

编辑:济南安平县瑞辰丝网制品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家具业寒冬中抱团取暖 集群发展增强抗风险力
常言道“独木难支”,众木成林则能有效抵御风浪。从一根原木到成品家具,再到运输销售,其中每个环节在邹平县好生镇都轻而易举找到经营业户,通过集群式发展,目前该镇已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。由此,不仅降低了生产成本和交易费用,而且增强了抗击市场危机的能力。在国内一些地方,受房地产市场调控影响,家具产业随着房市交易下滑而趋于低迷,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好生镇家具生产业户仍保持全线开工,产销基本不受影响,整体经营状况良好,集群发展在此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“订单到春节也做不完”

购房然后安家,房地产市场受调控政策影响出现萧条,家具产业难免不被殃及,然而在中小家具生产企业集聚的邹平县好生镇,虽然生意略显清淡,但记者并未感受到有悲观气氛笼罩。郭思春的明怡家具公司主产高档家具,厂门前立着大幅招聘启示,数千元不等的薪酬颇显诱人。

“这个市场没受什么影响,光眼下的订单,到春节都做不完。”老郭拍了拍客厅里的沙发说,“这是8件套非洲酸枝木家具,已经坐了10年,现在还被人订走了,10万元。”他最大的一张订单达到数百万元。在资金占用动辄上千万的红木家具业内,老郭并没为钱发愁。

郝龙芝开着一家仅20人的家具小厂,拥挤的院子里锯声、锤声、人声交混,员工一片忙碌。“‘五一’、‘十一’结婚高潮过去了,现在正是淡季,不过再过半个多月就能好转,年底行情应该还不错。”郝龙芝说。

拥有200多员工的华美家具公司,也是全线开工。虽然上门的客户较以往有所减少,“但只要来看的,都会购买,”副总经理吴振江说,“今年销售额有望跟去年持平。”

好生镇自发而成的家具产业,经过40多年发展,如今已呈“村村点火”之势。全镇人口不过3.2万,家具生产业户超过1500家,从业人员达2万多人,其中很多都来自省内各地以及浙江、四川、湖南等地。去年该镇家具业实现年产值83.8亿元,被为评“山东省家具特色产业镇”。

“好生镇家具生产业者,全部为中小企业,甚至有很多家庭作坊,但合在一起,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集群,可以有效降低生产成本,增强市场竞争力,并利于分散和化解风险,提高抵御危机的能力。”镇党委委员孟凡谨说。

有业内人士分析,与广东等家具生产大省相比,山东家具业特色鲜明,虽然品牌企业较少,但是配套企业多,合作方式灵活,有利于减轻企业负担。好生镇也突出反映了这一特点。

从模仿起家到品牌化营销

始于上世纪70年代的好生镇家具产业,初期是仿制南方家具产品,在国道边上摆摊销售,或为淄博凤阳沙发厂做贴牌生产。随着当地企业的发展壮大,逐步打造出自己的品牌,并且从原料供应、成品制作、组装、维修到运输、销售,打造出完整的产业链,分工细致至极。

“有专门做木材供应的,在好生自发建成了木材集散地。有专造家具架子的,有制作沙发坐垫,有生产钢丝弹簧的,有负责组装的,从事家具运输的差不多每个角落都有,数不过来。”孟凡谨介绍,“在一些村里,小两口开个家庭作坊,只管包沙发,一年至少能挣八九万。”郝龙芝同村有4户打造白茬家具,两户制作联邦椅,还有从事打磨、喷漆、贴面的专业户。

家具在运输过程中,时常因为磕碰造成伤痕,虽不严重,却也需要返厂修理加工,有人看到这个机会,就在市场上推出破损家具维修服务,为厂家就地解决难题,免去往返装运之劳。

好生镇家具主要通过淄博周村市场行销各地。周村南门家具市场规模居江北第二,其中近7成摊位被好生镇家具生产业户占据。两地共生,形成周村为“前店”、好生为“后厂”的格局,客户大多都是周村看货,然后到好生订货。据2009年的数据估算,南门家具市场2.6亿元年租金收入中,来自好生镇的业户缴纳了约1.5亿元。大的业户独立出资自建展厅,如华美家具公司大手笔租了一层楼;小业户则多家合伙共租展位,分摊费用。

产业集群式发展模式中,既有合作也有竞争,从两方面推动企业不断创新,提高竞争力。好生镇家具生产经历了过去的同质化竞争阶段,逐渐走上品牌化营销之路,美迪雅、伊斯特、明怡等逐渐打出自己的名头,创出两个“山东名牌”和3个“山东省著名商标”。

在明怡家具公司展厅内,一套榆木家具摆在显眼位置,其色浓重深沉,花纹自然细腻,具有古典意味。这是郭思春的最新“武器”,“马上就要推向市场,榆木将会取代水曲柳,成为新的流行款式。”老郭说。一组3件套沙发,印度小叶紫檀打造,标价68万元,是明怡的镇店之宝,精美的雕工显示了制作实力。为从浙江雕刻之乡邀来高手,郭思春拿出万元月薪的报酬。

靠仿制产品起家的华美家具公司,现在除拥有自己的设计团队之外,还与深圳家具协会研究院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关系,“模仿永远达不到高境界,我们要靠不断推出新理念,形成自己的独创风格,以提高产品附加值。”吴振江说。

政府“放水养鱼”藏富于民

相对于招商引资、上项目来说,发展产业集群要复杂得多,它要求政府转换角色,要把自己更多定位在环境优化和政策服务上。

郭思春坦言,家具企业普遍都很难做大。同时家具也不是高税收行业。因为缺少大项目、大企业,相对邹平县一些乡镇,好生镇地方财力并不显突出,“但是群众收入应该是全县最高,好生镇现状是藏富于民。”孟凡谨说。要藏富于民,首先要有富民的土壤。

长期以来,好生镇采取了“放水养鱼”政策。全镇多小家具生产业户,如果挨家挨户办证收费,很多人将不堪重负。对此,镇政府不仅免除他们的工商管理费,不允许强制办理各种证照,并且让小业户依法纳入村集体代管,统一缴纳税费,按户分摊,减轻了群众负担。等生产者做到一定规模,再办证独立缴纳税费。

鉴于本地家具产业繁荣,也不乏对周村市场的眼热,好生镇一度筹建自己的家具市场,但是并不成功。他们发现周村家具市场历史长、影响大,深得各路客商认可,地位难以撼动。镇政府很快把思路转换到“借船出海”,推动与周村家具产业一体化发展,努力为企业优化环境。好生家具业户在周村曾常遭遇查罚,通过政府间协调等工作,如今两地已达成默契,好生家具运送车辆可以畅达周村市场。

对于建立省级以上重点实验室、博士后工作站的企业,好生镇制订了10万元和5万元的奖励措施。镇政府出资开通“好生家居电子商务平台”,帮助企业开展品牌推广、营销、招聘、融资等业务。该镇还计划投资2500万元建立家具公共服务平台,促进资源共享,降低企业成本和经营风险。他们的目标,是打造“江北家居第一镇”。
上一条:出师不利 家具行业兔年首撞“甲醛门” 下一条:红木家具猫腻太多 新规出台或将规范行业管理